鹿尔

【AMW绝地求生同人文 祁醉&于炀】

刚刚看完原著,我要吹爆太太,甜到齁T^T,然后我
一直在脑补收到戒指的祁醉这次会不会做个人.....哈哈哈~~~自己产粮.......

    —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
   “于炀呢?”
     祁醉回到HOG基地时是晚上八点,上了三楼却只看到了卜那那一个人,“你们没约练习赛?”
     祁醉走到卜那那的电竞椅前,“哟,又看直播呢?这次这个比上回那个好看点。”
     “是吧,是比上次那个好看。”卜那那点头附和,下一秒,卜那那杀猪一样的尖叫响彻整个训练室。
      “祁醉你走路没声音的吗?!你不和于炀呆一块儿你出来吓人,你......”
       “于炀呢?你们没约练习赛?”
        卜那那一愣,“没啊,于炀说的今晚休息啊!你没和他在一块儿?”
         祁醉挑眉,于队出息了,消息不回就算了,还敢玩失踪,卜那那勾住祁醉的肩膀,一脸猥琐,“怎么,你家童养媳找不着了?你不是把人家欺负狠了人家不干了吧?”
        祁醉一根根掰开卜那那的手指,莞尔一笑,“那那,怎么说呢?你这种母胎单身二十年的人是无法理解的,我们这叫......”
       “祁醉我求你做个人!”卜那那及时张口,打断了老畜生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,“你还是赶紧去找Youth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闻言,祁醉放弃了继续开嘲讽的打算,走出了训练室。
       祁醉打开于炀宿舍的灯,确定于炀不是睡着了,又打了一个电话,依旧是忙音,祁醉的眉头慢慢锁起,他一边低头不停地给于炀发消息,一边本能的往自己宿舍走,推开门的一刹那,祁醉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,祁醉抬头,然后愣住了。
       床上摆着几根荧光棒,围住了一个小小的盒子,依稀能看出中间的东西的轮廓,圆形——是一枚戒指。
       祁醉走近,那戒指的样子也越来越清晰,细碎的钻石折射出的光芒像是嵌进了他的心底。祁醉就那么站在床前,一动不动地看了好久好久。
      “你.......你不喜欢吗?”于炀有点忐忑的声音传来,“我觉得很适合你,我以为你会喜欢的,我......我应该问问你的意见的,是我......”
       “喜欢,”祁醉转过头,看着几步外的于炀,又重复了一遍,“很喜欢。”
        于炀打开灯,猝不及防看见了祁醉略微泛红的眼,一时间居然忘了说什么。
       后来祁醉时常想,为什么会哭呢?也不是没收到过礼物,父母送的,队友送的,粉丝送的,各种各样的礼物,比那个戒指精致、贵气的也不在少数,可祁醉看到那个戒指的时候,莫名其妙的还是红了眼眶,那些细碎的钻石,像一把沙子揉进他的心脏里,酸得生疼。那种感觉,刻骨,铭心,大概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他的少年啊,长于黑暗潮湿的地底,受尽了苦楚酸辛,他从前没那么多选礼物的乱七八糟的小心思,却也用自己最笨拙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爱意。
       祁醉两步走到于炀身前,抬手就关掉了灯,于炀最后的一点清明,在祁醉的吻落下时彻底消失,大起大落,于炀的脑子一片空白,也不知过了多久,祁醉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。
       祁醉没有放开抓着于炀的手,他额头抵在于炀的额头上,声音很低得开口:“你要钱就是为了买这个吗?”
       周围朦朦胧胧得黑,于炀看不清祁醉的脸,他慢慢地喘了几口气,然后小声开口:“是,我想送给你。”
      祁醉没说话,似乎过了很久,祁醉的声音才再次响起,“小哥哥,这会可是彻底套牢了。”
      “不是早就套牢了吗?”于炀很小声地说,然后可祁醉还是听见了,“这不一样,”祁醉开了灯,“这下,你想赖都赖不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,没想赖。”于炀的耳朵慢慢染上一层红,声音更是低不可闻。
        祁醉松开手,转身走到床边,拿起那个小小的盒子,眼里含着笑意,“小哥哥,你不给我戴上吗?”
       于炀的脸在一瞬间涨得通红,却还是走过去,拿起那个小小的金属圆圈,套在了祁醉的手指上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早就想到祁醉戴上会很好看,可当那枚戒指真正戴到祁醉手上的时候,于炀的嘴角还是不受控制的上扬。
       这是Drunk,他一个人的Drunk。
      “你的呢?”祁醉用戴上戒指的那只手挑起于炀的下巴,看着他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于炀一向容易害羞,却从来不知道躲,他紧张地不敢和祁醉对视,结结巴巴地回答:“在......在口袋里。”
       祁醉忍俊不禁,他将手慢慢滑进于炀的牛仔裤侧袋里,看着赛场上的帝国狼犬红到快要滴出血来的脸,放弃了进一步调戏的打算。他拿出那个戒指,缓缓套在了于炀右手的无名指上。
       于炀抬眸,正好看见了祁醉软软的头发,几乎是同一时间,于炀的手上似乎飘过了一片温热的羽毛,又轻又软——那是祁醉的吻。
       于炀呆呆地站在原地,也忘了该作何反应。等他再有意识的时候,自己已经站在了会议室里。
       “祁醉你这大晚上的开什么会啊!好不容易休息一晚上你能不能消停会?!”贺小旭捋着炸毛的头发,一脸愤怒。老凯和赖华也是一脸茫然,卜那那......卜那那依旧沉迷于直播,未曾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辛巴呢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晚上难得休息,他父母前两天来看他了,他领着他爸妈玩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太可惜了,”祁醉似乎颇觉遗憾地摇了摇头,“卜那那不许再看直播,我们开始会议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祁醉把于炀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,然后等到所有人都坐下后,一本正经的开口:“今天的会议呢,主要是给大家讲一下我们HOG的生存基础。大家都是HOG的中流砥柱,自然能明白手对于我们电竞运动员来说多么重要,大家一定要勤于保养。”
        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一脸茫然的看着祁醉,这是闹哪样?然后下一秒,祁醉举起了他的左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看我的左手,身为一个电竞运动员,我们的手一定要......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老畜生!”贺小旭直接打断了祁醉的话,拉开椅子就往外走,其余众人也纷纷起身。“果然还是不能把你当个人!”卜那那捂着心口,搀着同样一脸悲愤的老凯往外走。
      “都坐下,贺小旭你回来,我看你是奖金不想要了。”祁醉淡定的开口,“请各位注意,我是老板。”
       贺小旭咬碎了一口牙,在金钱的淫威下拉开椅子重新坐回座位上。
      “ 既然大家都看见了,那我也就不好遮遮掩掩的了。这戒指呀,是我们家于炀买的,好看吧?我知道大家一定都想知道送人戒指是什么意思,今晚我有时间,我来给大家讲讲。这个戒指啊......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祁醉,做个人有那么难吗?!”这次暴走的是卜那那,他刚刚接受了一次来自祁醉的嘲讽,没想到现在他直接开了个大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于炀的脸似乎又红了几分,连着脖子也开始变红,他难为情地拉拉祁醉的衣角,小声开口:“队长......”
        祁醉选择性忽视众人的愤怒,继续拉起于炀的右手,“今天我大方一点,允许你们多看两眼我们家于炀的手,毕竟明天还得训练,机会不多了。”
       卜那那看到于炀右手上的那个戒指,微微一愣,然后爆笑,“祁醉你个傻子二百五,居然给于炀戴在右手上,哈哈哈......”
       于炀愣了一下,刚才被祁醉的一个吻弄得大脑一片空白,这时候才突然发现自己的戒指戴在了右手上。于炀抬起头,直视着祁醉的眼睛,那双眸子里盛满了温和的笑意和曾经以为失去了的宠溺。
       看着看着,于炀突然就笑了。祁醉的意思,他明白的。
     他的右手,HOG的神之右手,替祁醉继续守护梦想的右手,是比心脏更宝贵的存在。那不是最靠近心脏的地方,但那是最靠近梦想的地方。
     他的,祁醉的,整个HOG的。
     他懂祁醉的,就像祁醉懂自己一样。